張志敏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信息思想 - 張志敏首頁
生化危機引來“三戰”
2020-03-27
字號:
    最近幾天,回國的高價機票和驚人的國際客流入境,美股8天時間內連連熔斷三次是震驚世界的大熱點,也是國內外兩個大主題。而這兩大主線就串聯出了一系列的故事出來,這些就讓我們看到了人間世態炎涼和溫暖,也讓我們看到中國和西方世界冰火兩重天的景色。

    一邊是全球視已經走出疫情的中國為安全島,大家拼命的進來,這也就讓中國形成了全球資金、人才的大吸盤;另一邊就是處危險的歐美人向外逃亡,同時華爾街等上演資本奪命而逃的景象。

    上周,本以為是黑色星期一,沒想到是黑色一星期!一周兩次股市熔斷,以至于把美聯儲嚇的一下子就把利率調到0利率并推出7000億美元的QE,可這也沒能止住資本奪命而逃景象,反而導致了再次黑色星期一出來,美國股市有史以來的三連斷就這樣被創造出來了。大家還擔心今后仍有熔斷,這次危機已經超越了08年那次,甚至80年前的大蕭條都難以和它比擬了,因為現在的網絡、傳媒傳導的恐慌就讓相關的踐踏和雪崩效應要比以前強上10倍。因此,現在的我們看到,美聯儲0利率的利好反而演變成為:先是股指期貨暴跌,接下來是美股飛流直下3000點,直接熔斷。

    3月16日大跌后,有段子就這樣說:

    3月8日,巴菲特:我活了89歲,只見過一次美股熔斷。

    3月9日,巴菲特:我活了89歲,只見過兩次美股熔斷。

    3月12日,巴菲特:我活了89歲,只見過三次美股熔斷。

    3月16日,巴菲特:我太年輕了……

    2019年,美股牛死了!2020年美股牛死了!

    這種架勢真的是比大蕭條還要可怕,還創造歷史,大家也都成為這次歷史的見證者。

    而特朗普之前曾經說過,股市下跌1000點,要把美國大統領裝在炮彈中射向太陽。

    是,想想都好笑,之前他們當我們這里最不安全,當我們是東亞病夫,現在就連特朗普自己也承認美國經濟可能走向衰退;全球公認中國交的這個答卷是最好的,全球的資金和高端人士正在恐慌地向中國涌來,這就和發達的歐美的現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但我們也要認真的思考,這種情形能長久嗎?前段時間,在我們最危難時躲在瘟神背后趁我病,要我命的那個惡魔絕對接受不了這樣一個結果的,因為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它就和經歷311的日本一樣了。

    這也是為什么特朗普昨天會對我污名化,直接把病毒說成是中國病毒的深層次因素,而這讓大家想起了西班牙大流感。

    100多年前的那場流感讓全世界至少死了5000萬,那時,世界總人口才17億。歐洲人剛到美洲大陸,他們帶去的天花和鼠疫就讓美洲大陸的人差一點種族滅亡,100多年前,美洲大陸的病毒就對歐洲人還了過去,同時也讓西班牙人背負了惡名。確實,歷史竟然有這么驚人的相似之處,我們不忘歷史就是為了將來活得更好。

    是,在現在這樣一個關鍵的時刻,美國要和中國聯手才能控制好美國和世界的疫情,因此,美國這時候理應對中國好,而不應該把火發到中國身上,把鍋甩在中國身上。大家齊心合力抓住最主要的矛盾(和病毒的斗爭)才能扭轉局勢,否則,就是美聯儲把所有的利好都搞盡,也依然無法阻止股市暴跌。因為大家都認識到,根本在于控制疫情,而不是用這種方式(降低利率等)來托市,因為這樣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的,因為大家都明白,現在歐美的疫情已經失控,正在逐步高潮。可沒想到特朗普現在卻一再出昏招,一是托市,二是對我污名化。

    根本之處在于他們依然以經濟建設和斗中國為中心,并沒有把和病毒的作戰作為當下最主要的矛盾。他們圍繞著這一個主觀思想轉,所以我們也就不難理解,當特朗普在充分利用其能量拒絕現實時,現實就給他以重重的一記耳光了。

    是,我們必須要辯證法看待這個問題,可以肯定,特朗普他們絕不能接受我們處上流,他們處下流的這種現實,所以還會搞各種的逆操作。

    現在,這個世界已經處于一種極限狀態了,這也是為什么前期我們會一下子陷入谷底,后來就由洼地變高地的原因所在,在極限狀態下,矛盾時常會轉換,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事經常會出現。

    是,在2020開年之際,我們就被很會算計、詭異的病毒算計了一把,在我們最低潮的時候,惡魔站在瘟神背后乘我病,要我命,發動了可怕的輿論戰,它和其在我國內的代表起勁的搖晃就讓我被全球當成是毒夫,病夫被排斥,那個中央電視臺前節目主持人阿丘還要求我們向世界道歉。

    可沒想到當我迅速控制了疫情后,對我嚴防死守,卻沒有防備美國的歐洲一轉眼就成為了疫情的暴風眼了,因為美國很早就把流感和這個病毒混淆在一起,再加上歐美平時就交往密切,他們又特別喜歡自由,不愛戴口罩,再加上歐洲封城、封國和特朗普下達對歐洲的禁航令,因此他們就重復武漢封城狀態下的那種狀態:超大規模的人群拼命的逃離、擁擠在機場、海關、超市、藥店、醫院等相對密封的公共場所,這就為病毒創造了極佳的傳染條件,讓它的規模越來越大……

    因此,雪崩效應已經形成,規模比中國大了多了,而且還不可控,因為西方人崇尚所謂的自由,再加上他們所謂的自由制度讓他們根本就無法控制這樣一種局面。現在有報道說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疾控中心都有人中招了,這種情形說明西方高層已經和伊朗的高層一樣,被感染的人數是1抓1大把,傳的很兇了。據說,伊朗統計了1000萬人口,疑似的人數就已經達到了30萬。

    根據公開的報道,我們可以看到特朗普和不少的確診人過密切的接觸,他的女兒和一些高官已經被隔離,如果他確診,那將是今年以來最大的黑天鵝事件。

    據發展形勢,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就是日本控制了局勢,但世界人民也無法參與奧運會了。張文宏就認為在今年的夏天,人類要控制住這種疫情是不可能了。因病毒和非典不一樣,它不怕熱,現在非洲都有了感染。南北半球同患,這可是這個病毒要和人類共存的節奏。

    在這樣一種情形下,已經走出疫情的中國就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和國外相比也就形成了中外冰火兩重天的景象了,這真的是三十天河東、三十天河西,誰都沒想到會有這樣戲劇化的結果,這就讓我們充分體會到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辯證法思想偉大。

    對比起歐美的放任不管,我們為我生在中國感到驕傲、感到幸福,尤其是英國政府讓國人集體感染以換得集體免疫能力的做法震驚了大家,我們也為中國武漢封城和我們能快速上岸感到幸福無比。

    但我們必須想到,現在的西方實際上是介于管和放任之間,畢竟他們的股市承受不了這瘋狂的病毒折騰,因此他們必須要和這個病毒斗。但任何事情都有一個度,過了,那量變就會到質變。一旦超過限度,大家必然會接受,就如同這次喜歡自由的歐洲人在肆虐的病毒面前不得不戴口罩一樣。

    我們大家再回顧一下2009年,那時美國對h1n1病毒的不設防,最后導致全球也不設防。通過這個故事,我們就可以看到,當量變到質變讓西方管控不了,它就必然放任,就必然會犧牲所謂的1%的垃圾人口保證經濟社會運行。當大家都一模一樣,全都感染了,那么股市又會像打了雞血一樣。

    現在我們再來瞧一瞧西方的這種自由狀態和它的自由制度、自由人,看看有太多太多的上層社會也被感染,我們就不難想到,都到了這一步,所以量變到質變的時間已經為時不遠了。一旦質變,那么三十天河東,三十天河西景象又出現了,到那時候我們再來看一看,我們就會發現,被達爾文主義主導的西方讓他們反而是,活下來的都有免疫能力了,而我們因為一開始就用手段把病毒和我們隔絕開來,到那時候反而就造成了我們和西方世界更多、更深的隔絕,到了這一地步的時候,那么美國過去想通過貿易戰和借這次病毒機會所沒有能達到的目的就終于達到了。

    是的,我們現在雖然避開了美國借助疫情把我們隔絕于世界的圖謀,但一旦疫情在全球失控,西方去放任,那么又一個的輪回就必然會讓我們發現:我們又從高地回到了洼地了。

    這種生化危機是會這樣變化的,因為之前爆發在我們這里的疫情就讓我們的對手躲在瘟神背后趁我病,要我命,要讓我和這個世界隔絕。

    之前,我們都認為的老大老二的矛盾和他們的現實決定著老大會來這么一手,可沒想到現實很魔幻,我們30天之后就逆轉過來了,形成了著名的30天河東,30天河西現象來。

    我們控制住了,這反而造成了西方為難,被我將了一軍,被迫也跟樣,沒有像2009那樣,這也真的很魔幻,這就是一場史詩般的異類戰爭,可它們那樣又讓它們太難太難,因此,和病毒過招沒幾天的英國人就舉著白旗投降了,現在被世界輿論反轉過來后就和我們一樣。但他們的現狀讓他們整個被傳染也不會很久,一方面,他們確實控制不了,是會量變會到質變的;另一方面它們也認識到當它們整個下水以后,就會讓我們由高地變為洼地,讓我被隔絕在我們之外的世界。

    當西方整個掉在水里邊。被病毒感染,那這個時候我們跟還是不跟,跟就前功盡棄,不跟又和世界隔絕。

    這種人和病毒的斗爭因為摻雜著極端個人主義、自由主義以及老大老二的爭霸賽讓情形變得極其復雜。

    而我也一再作文讓大家認識到這種斗爭的復雜性,讓大家一定要應用唯物辯證法來看待這一場事件。昨天我就寫文章批判英國對病毒的投降,并且喊話方方,你該怎樣面對英國投降?

    結果今天就有人指責我文章對西方人民冷淡,是一再高興西方疫情對我的機會。其實,只要西方人民改掉那些自由,認清自由世界和病毒是恩恩愛愛的關系并去割愛,他們又何致如此?在大的災難面前,也只有社會主義才能讓大家上岸,不經歷此劫難,人類怎么能上岸?可有人卻說我對西方人民冷血,也不想一想背后深層次的因素就是資本主義社會制度。

    這實際上也是一種斗爭,有些人就要綁架西方人民來阻止社會變革。

    新年過后的這100多天的復雜斗爭讓我們看到局勢、狀態經常變換,因此,2020年真的是很魔幻,但我們必須看清根本,這一年,人類最主要的矛盾、最本質的問題就是和病毒斗爭,大家要練就和病毒斗爭的能力,而放棄不管,那最終是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現在我們業已知道西方心思,因此我們不可以因為疫情在我們這邊大降而放松,因為更大的算計和災難必然會因為我們不努力而再次來臨,因此,當下我們讓疫苗以最快的速度面試是我們最核心的任務,因為只要有了這種東西,西方的算計才不可能得逞,30天河東,三十天河西的變化只能到此為止,成為一個永恒的經典記憶。

    當我把這篇文章輸入到手機后,我看到了今日頭條的推送新聞:咋天(3月16日)20時18分,陳薇院士團隊研制的重組新冠疫苗獲批啟動展開臨床試驗。這說明我們國家實際上已經想到,正在和西方趕跑。

    3月16日深夜,1號首長和意大利總理孔特通了電話。

    按照新華社的報道,中國領導人還說了這樣一句話:我們將慎終如始,力爭盡早全面徹底戰勝疫情,為各國防控疫情提供信心。

    孔特也說:中國政府采取堅決舉措,有效控制住疫情,這對意大利等國是巨大鼓舞,也提供了借鑒,意方表示祝賀。

    這就說明我們很清楚,我們在努力和大家一起對病毒進行有效隔絕,而不是讓大家對它舉白旗。

    面對著沒有底線的特朗普,我們必須跑在他前頭,讓他無法算計。

    現在有一些人對于馬云援助美國和其他地方有不同看法,實際上,抗擊疫情是我們主動發起的硬戰,我們成功了。但我們絕不允許西方投降,因為這樣會讓我們的心血毀于一旦。不讓西方投降,最好的辦法就是給他們輸送一些彈藥,讓他們能堅持下來,但是不能一下就像我們這樣打成一個阻擊戰,要讓他們打成一個艱難的持久戰。

    在大災難面前,西方人這次是比文藝復興前的人性更差,而之前我就曾經做過文章指出這一點,現在這個現實印證了這一點。

    在這次大災難面前,華爾街的投機者正在利用這樣一次機會重復他們當年攻擊英鎊、東南亞的歷史。根據相關報道我們看到,這幫人準確預見今年3月是美股災難和積累了大量的現金,因此他們就很好的讓大家看到了我的上述思想。

    基辛格在去年就說:幫我關上窗戶,暴風雨要來了。

    而現在特朗普為了甩鍋把病毒說成是中國病毒,好在前段時間我們的外交部發言人就在推特上要求美方解釋,而美國疾控中心主任自己承認把病毒和流感攪在一起,這是美國方面無法自圓其說的。現在大家也認識到100年后,這病毒超越了之前它的前輩(西班牙流感)雖然在死人方面它無法和西班牙流感比,但影響力已經超過前輩,已經被人認為是第3次世界大戰。

    是,歷史是這樣驚人的相似,上個世紀60年代中蘇交惡的時候,論戰就成為主戰場,今日也一樣。好在我們現在正在走出低谷,歷史在重復。我們對于未來充滿信心。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張志敏,1972年秋生于江西省廣豐縣一農村,也就盡了個義務教育而已。2005年張志敏有關利益的思想的文章被《甘肅社會》收錄在其6月份的綜合版上,2009年起張志敏的信息化思想得以入《科學時報》(即現在的《中國科學報》),前后一共有八篇文章在這個地方發表。其中有一篇被《求是理論網》轉載,有一篇入選為2012年國家公務員考試行測的考試題材,其他諸如《半月談網》、《光明網》、《央廣網》等有轉載等。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702781.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炒股高手